Warning: file_exists(): File name is longer than the maximum allowed path length on this platform (260): C:\wwwroot\jinrigushihangqing.cn/wp-content/themes/Loocol/single-post-%e3%80%90%e8%b4%a2%e7%bb%8f%e5%88%86%e6%9e%90%e3%80%91%e6%ac%a7%e6%b4%b2%e5%a4%ae%e8%a1%8c%e8%ae%a1%e5%88%927%e6%9c%88%e5%8a%a0%e6%81%af-%e7%bb%8f%e6%b5%8e%e6%88%96%e9%99%b7%e5%85%a5%e6%bb%9e.php in C:\wwwroot\jinrigushihangqing.cn\wp-includes\template.php on line 634

Warning: file_exists(): File name is longer than the maximum allowed path length on this platform (260): C:\wwwroot\jinrigushihangqing.cn/wp-content/themes/Loocol/single-post-%e3%80%90%e8%b4%a2%e7%bb%8f%e5%88%86%e6%9e%90%e3%80%91%e6%ac%a7%e6%b4%b2%e5%a4%ae%e8%a1%8c%e8%ae%a1%e5%88%927%e6%9c%88%e5%8a%a0%e6%81%af-%e7%bb%8f%e6%b5%8e%e6%88%96%e9%99%b7%e5%85%a5%e6%bb%9e.php in C:\wwwroot\jinrigushihangqing.cn\wp-includes\template.php on line 637

Warning: file_exists(): File name is longer than the maximum allowed path length on this platform (260): C:\wwwroot\jinrigushihangqing.cn/wp-includes/theme-compat/single-post-%e3%80%90%e8%b4%a2%e7%bb%8f%e5%88%86%e6%9e%90%e3%80%91%e6%ac%a7%e6%b4%b2%e5%a4%ae%e8%a1%8c%e8%ae%a1%e5%88%927%e6%9c%88%e5%8a%a0%e6%81%af-%e7%bb%8f%e6%b5%8e%e6%88%96%e9%99%b7%e5%85%a5%e6%bb%9e.php in C:\wwwroot\jinrigushihangqing.cn\wp-includes\template.php on line 640
【财经分析】欧洲央行计划7月加息 经济或陷入“滞胀”的泥潭 - 财经直播室

【财经分析】欧洲央行计划7月加息 经济或陷入“滞胀”的泥潭

  欧洲央行9日公布"Info.344"/cjsj/yhll.html" 利率决议,维持三大关键"Info.391"/cjsj/yhll.html" 利率不变。欧洲央行决定自7月1日起终止其资产购买计划下的净资产购买,计划在7月份的"Info.3326"/cjsj/hbgyl.html" 货币政策会议上将关键利率上调25个基点,并在9月再次加息。并表示,如果欧元区通胀形势未见好转,9月份的加息幅度可能会更大。

  欧洲央行表示,根据最新评估,欧洲央行决定采取进一步措施,使货币政策正常化;决定自2022年7月1日起资产购买计划的净资产购买,预计适用于第三轮长期定向再融资操作(TLTRO III)的特殊条件将于今年6月23日结束。

  欧洲央行在2012年7月首次将关键利率下调至0%,标志着欧元区开启了量化宽松的时代。2014年6月,欧洲央行将关键利率进一步下调至-0.1%,开始对"bk_90.BK0475"/unify/r/90.BK0475" "90,BK0475">银行"bkquote_90.BK0475">在央行的存款收取利息。之后又连续四次降息至如今的-0.5%。若欧洲央行如期在今年7月开启加息,这将是该央行十多年来的首次加息。

  尽管欧洲央行发出了逾十年以来最为鹰派的声音,但欧元走势并未受此提振,周四欧元兑美元大幅收跌0.9%,创下约一个月来最大跌幅。欧元兑美元在2021年跌幅达到7%,而2022年迄今已跌逾6%。

  市场分析认为,在负利率时代,对冲"Info.3293"/zlsj/" 基金等金融机构能以更低成本拆入欧元,转而投资处于加息周期的美元,通过美元兑欧元汇率的提升争取更大的出口份额。如今,欧洲央行被迫终结负利率在一定程度上将帮助储蓄存款回流欧洲,推动固定收益债券"Info.365"/zjlx/" 资金流入增加,从而提振欧元走强,但也会导致意大利、希腊等“尾部国家”的融资成本和债务偿付压力增大,令欧债危机重演。

  欧洲央行称,5月份通胀再次显著上升,主要是因为能源和食品价格飙升,包括俄乌冲突的影响。但通货膨胀压力已经扩大和加剧,许多商品和服务的价格都在强劲上涨。欧元体系工作人员已大幅上调了他们的基线通胀预测。这些预测表明,通胀将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不理想的高位。然而,能源成本的缓和、与新冠病毒相关的供应中断的缓解以及货币政策的正常化预计将导致通胀下降。

  欧洲央行将欧元区2022年"Info.342"/cjsj/gdp.html" GDP增长预期从3.7%下调至2.8%,并预计明后两年的增速均为2.1%;预计2022年通胀率为6.8%,2023年将降至3.5%,2024年降至2.1%。

  欧洲央行称,"stock_105.QCOM"/unify/r/105.QCOM" "105,QCOM">高通"quote_105.QCOM">胀是所有人面临的重大挑战,将确保通胀在中期内恢复到2%的目标;准备调整其所有工具,以确保价格稳定;欧洲央行调整货币政策的速度将取决于新数据以及对中期通胀发展的评估。并表示,俄乌冲突正在扰乱贸易,导致材料短缺,并导致能源和商品价格居高不下。这些因素将在短期内继续影响信心并抑制增长。然而,由于经济的持续重新开放、强劲的劳动力市场、财政支持和大流行期间积累的储蓄,经济继续增长的条件已经具备。一旦当前的不利因素减弱,预计经济活动将再次回升。

  最新的数据显示,欧元区5月调和"Info.336"/cjsj/cpi.html" CPI初值同比上升8.1%。能源仍是推高通胀的主要原因,5月份欧元区的能源价格同比涨幅达到39.2%(4月份为37.5%),食品、酒精和烟草为7.5%,非能源工业品和服务业分别为4.2%和3.5%。

  欧洲通胀“高烧”已覆盖欧洲多个主要经济体。其中,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德国,5月调和CPI同比上涨8.7%,大幅高于经济学家预测的8.1%,再度刷新历史峰值;西班牙5月份CPI从上月的8.3%上升至8.5%,高于彭博经济学家预期的8.3%,剔除食品和能源等波动性项目后的核心通胀指标涨幅为4.9%;初步统计,法国5月的通货膨胀率达到5.2%,打破了自1985年9月以来一直低于5%的纪录。

  在持续高通胀的压力下,欧洲央行不得不改变持续了近十年的负利率政策。然而,加息能否解决通胀问题仍然存疑。

  从目前来看,欧元区高通胀不仅仅是新冠疫情所导致的供给冲击和供应链产业链问题造成的,也不仅仅是货币"Info.39"/zrz/dxzf.html" 增发所带来的。近几个月来,由于对俄罗斯的制裁,欧洲能源成本飙升,而更广泛的通胀加剧了生活成本危机。欧美对俄制裁以及俄反制裁措施亦为欧洲通胀注入很多不确定性因素。能源价格上涨正在削弱欧洲工业的竞争力。除能源短缺导致价格飙升之外,粮食危机也正在逼近欧洲。乌克兰一直以来有“欧洲粮仓”的美誉,但当前的俄乌冲突却阻碍了乌克兰向欧洲的粮食供应通道。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负责人大卫·比兹利担忧,乌克兰以农业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将崩溃,而全球尤其是欧洲的粮食危机将加剧。显然,对俄制裁导致欧洲经济滞胀风险加剧,这也将阻碍新冠疫情后欧洲经济的复苏步伐。

  俄乌冲突之后,欧盟委员会将2022年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由4%大幅下调至2.7%。

  联合国发布的最新《2022 年中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预计,俄乌冲突对欧洲经济体影响巨大,推高通胀,阻碍经济从疫情中恢复。该报告对欧盟和英国GDP增长的预测,基于能源价格仍会维持高位的假设,显著向下修正。预计 2022 年欧盟 GDP 仅增长 2.7%,而不是 1 月初预测的 3.9%。

  展望中写道,能源价格的急剧上涨对欧盟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负面贸易条件冲击。来自俄罗斯的石油和"bk_90.BK0843"/unify/r/90.BK0843" "90,BK0843">天然气"bkquote_90.BK0843">的供应突然停止,可能会让很多欧盟经济体进入衰退。通胀在欧盟急剧加速,在很多欧盟国家达到几十年的高位。该报告预计欧盟在2022年的通胀率为5.7%,在2023年下降到2.9%。快速上涨的花费挤压家庭预算,影响消费,也会促使企业削减或延缓投资。而持续的经济重启、被压抑需求的释放、格外强劲的劳动力市场,会部分抵消上述经济增长阻力。

  "stock_106.C"/unify/r/106.C" "106,C">花旗集团"quote_106.C">CEO Jane Fraser表示,欧洲正走向衰退,乌克兰冲突和由此引发的能源危机等一系列因素使欧洲很容易受到严重衰退的影响,欧洲经济身陷衰退的概率又比美国更高。

  安邦智库(ANBOUND)认为,欧洲央行实际上面临比美联储更大的挑战,其将面对经济低迷和通货膨胀的双重压力,在高企的通胀和地缘风险的双重影响下,将进一步把欧洲经济拖入“滞胀”的困局。

  事实上,在美联储此前开启了加息之路之后,欧洲央行仍在通过购买债券向金融系统注入现金,表明其实现经济恢复和增长的难度很大。由于欧洲经济从疫情中恢复较慢,使得欧洲央行难以摆脱推动经济增长的责任。然而,在通胀与经济增长的“剪刀差”开始扩大的情况下,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收紧,经济增长则面临的压力会更大。

  对于欧洲央行而言,其面临着难以平衡的选择。即使欧洲央行收紧货币政策也未必能够摆脱高通胀困扰;而收紧政策将对经济增长带来打击,则可能将欧洲经济推向“滞胀”的泥潭。